賬號:
密碼:
 

奇書網2

第一百二十二章 玄門的伏擊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  

    我爹剛說我們后面不干凈,讓我們晚上不要出門,結果玩瘋了,也沒想到他們敢到村子里來動手。
    李林被我一拉,手里的電筒也跟著照在那黑影身上。
    黑影是單獨的,就是酒廠外面堵我們的時候,站在謝如花身邊,頭上一直蓋著黑布,像是沒有腦袋的人。
    此時他直挺挺的立著,像一根木樁一樣站在小路中間。
    李林摸索著抽出鑿子,我也取出玉燈點亮,身子微側,轉向后方。
    酒廠外面是四人一起出現,現在謝如花和禿頭很可能就躲在周圍。
    只是我玉燈才點亮,周圍的桉樹就開始扭曲,一棵棵的樹開始變矮,很快就成了一個個張牙舞爪,眼睛冒著紅光樹魔。枝丫也變成了觸手,揮舞著就朝我和李林撲來。
    謝如花那老妖婆果然也來了,她一來,茅山的禿頂雙胞胎恐怕也就在附近,他們的目的是報仇,今晚我和李林恐怕是兇多吉少。
    李林跟我背靠背,經歷了那么多奇異的事,幾個幻化出來的樹精還嚇不倒我們。
    而且就在樹精的枝丫碰到我的時候,我胸口的天師令突然發熱,眼里閃過一道金光,眼前的樹妖就全都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被人折斷仍在地上的樹枝。
    “咦!”李林也驚了一聲,估計也是沒看到幻覺了,我急忙拍了拍他,示意不要聲張。
    我和李林從小一起長大,說不上心有靈犀,但不管做什么都很有默契,一個眼神,一個動作,基本就能明白對方的想法。
    幻術破掉,我就看到了謝如花和禿頭雙胞胎,就在距離我們五米開外。
    沒有了幻覺,謝如花看起來就像是個小丑,身子扭來扭去,手舞足蹈,配上她那張老樹皮一樣的臉,滑稽中還有一些惡心。
    不過隨著她的扭動,那些被扔在地上的樹枝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著,樹葉瑟瑟的抖動著。
    可見幻術不是無中生有,需要有媒介。
    我們在后山禁地的時候,陰霧彌漫,所以產生的幻覺都跟霧有關。
    茅山的禿頭雙胞胎見我們被困在幻術里,猙獰的笑了兩聲,從袖子里抽出匕首就要過來殺我們。
    幻術里若是摻雜了真的,那就十分危險了。如果不是天師令破掉幻術,我和李林根本就察覺不到他靠近。
    而且就算他們不出手,破不掉幻術,李林和我也會被累死。
    我不斷彈射出燈火,揮舞手臂,假裝在逼退樹魔。眼睛卻盯著那兩條螭吻,心里也有些發憷,不知道是繼續裝下去等機會,還是逃跑。
    現在已經離村不遠,我們跑的話,幾分鐘就能進村。到了村子里,他們也不敢追進去。
    畢竟我的存在,關乎著三個村子里的人的存亡。
    想了想,我還是覺得跑路最安穩,不過就在我準備跟李林說的時候,謝如花沙啞的說:“暫時還不能取他的性命,你們去一個把他身上的東西拿來!
    禿頭雙胞一聽,有些不悅,異口同聲的說:“你當時跟我們說的可不是這個,你說要幫我們給三個師弟報仇的,怎么現在又變卦了!”
    謝如花扭動著腰,繼續釋放幻術,有些不耐煩的吼道:“蠢貨,這里是牛心村,殺了他們兩,我們還能走嗎?不要廢話了,快去取丁寧身上的東西!
    茅山兄弟被罵蠢貨,很是不高興的樣子,不過左邊的禿子哼了聲,嘴里噓了一聲,他肩膀上藍色的螭吻就跳到另一人肩上。
    兩條螭吻并排而立,四條腿把身體微微撐了起來,脖子一癟一鼓,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們。
    使走螭吻,禿子步伐輕飄,像喝醉了一樣朝我們走來,不過我知道他這是進了幻陣。
    如果我們被迷惑,他從幻境里靠近,我們都不太可能發現。
    見他們只是要我們身上的東西,我到嘴邊的跑字也沒喊出來。心里很好奇,謝如花她是想要我身上的什么東西?
    滅魂燈就算她拿去也用不上,至于斬龍刀,除了李林媳婦兒和我,目前還沒有第四個人知道,回來就被我藏好了,沒有戴在身上。
    天師令也同樣如此,而且那是一個意外得來的東西,她不可能知道。
    難道說她以為西夏棺材里的東西在我身上?
    李林背對著我,兩人都裝作困在幻覺里,時不時出手揮舞攻擊,他借著攻擊的時候回頭看一眼,見禿頭過來,在喉嚨里哼著問我怎么辦。
    我也哼著說:“螭吻沒跟著他來,等他靠近了在說!崩盍趾臀液咧f話的同時,我也借機回頭看了下他那個方向,蓋著黑布的人依舊站在原地,沒有移動過。
    不過這里是農村,要不是天黑了不好走,我和李林從來都是不走尋常路的,它堵著也沒意思。
    我和李林溝通了兩句,互相看了下情況,禿頭也到了我面前。
    現在的距離,沒有螭吻,我點燈火打出去,絕對能命中他的眉心,分分鐘就能滅了他的神魂。
    但天師府的人就住在家里,我殺人肯定會惹來麻煩。
    我想了想,按下了心里的殺機。
    雖然提到天師府的時候,我爹很是不屑,但現在因為斷龍線的事,他也是麻煩纏身,能不惹麻煩,就盡量的不去惹。
    禿頭以為我們還困在幻境里,戒備心也很低,歪歪倒倒的過來,目光就盯上了我的左手。
    開始我還沒反應過來,但很快就明白謝如花想要的是什么了。
    爺爺和陳瞎子他們尸體老是跑回來的時候,我害怕,死活要去念書,二叔跟我爹就從避天棺里拿出了一根銀色的項鏈,戴上后我才去學校。
    媳婦兒好像就住在里面,一直跟著我。
    后面陰村的事發生后,媳婦兒能直接顯化出現,項鏈也就失去了作用,我本來是打算給我娘的,不過有一次睡覺醒來,發現媳婦兒把項鏈繞成幾圈戴在了我手上。
    戴習慣了,我都給忘記了,F在禿頭過來,伸手就朝我手上的項鏈抓來。
    禿頭眼看著要得手,很輕松的問謝如花說:“老婆子,你們謝家要這東西有什么用?”
    我本來已經要動手了,聽到這話又遲疑了一下,也想知道媳婦兒給我的項鏈有什么獨特。
    謝如花冷哼一聲道:“不該問的不要問,我拿到東西,會幫你們茅山報仇!”
    茅山在我的印象里,應該是大門派才對,就算不是,兩兄弟手里有螭吻?稍趺绰犨@意思,茅山還要求著謝如花幫忙?
    禿頭咧了咧嘴,顯然對謝如花的話也很不滿,不過下手的速度快了不少。
    他們都以為神不知鬼不覺,殊不知幻術被破后,他們就成了赤裸裸的小丑,動作滑稽,說的話更是被我們聽得清清楚楚。
    禿頭很小心的捏住項鏈的吊墜,想偷偷的取下,不過就在這時我突然問:“你干什么?”
    接下來的畫面就有些搞笑,禿頭抬起頭,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,張著嘴巴。愣了兩秒,臉上的神情才變成慌張,想要提醒謝如花和他兄弟。
    我趁他愣神,一把扣住他的手。李林一直在留意動靜,見我抓住人,反手一鑿子就鑿在他手彎上,只聽骨頭咔嚓一聲響,鑿子直接從手肘后面穿了出來。
    “哦嗚!”
    禿頭一聲慘嚎,聲音都還沒落下,我一腳就踹在他褲襠上,又是咔嚓一聲,像雞蛋被捏碎了一樣,也不知道他身上又有什么東西被我踢碎了。
    強光手電的余光下,我看見禿子光亮的腦袋由青白色變成了紅色,臉瞬間煞白,扭曲得有些猙獰,嘴巴里呼哧呼哧吸著氣。
    他想彎腰去蒙褲襠,結果動作做到一半就翻了個白眼,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。
    整個過程不過七八秒的時間,謝如花和另一個禿頭都沒有反應過來。
    李林順勢抽出鑿子,喊了聲跑。我憋了一口氣,瞬間彈出三道燈火。
    看見燈火飛射,謝如花兩人這時才反應過來,急忙追了上來。
    我彈出燈火后都沒有去看結果,轉身就跑。途中才回頭看了一眼,正好看見那金色的螭吻身上鱗片發光,四腳伸展,把身體撐得高高的,鼓動的脖子瞬間膨脹數十倍,像個大皮球一樣,嘴巴一張,我彈向三個方向的燈火就改變了方向,全飛到它嘴里。
    真的能吞火!
    我心里大駭,腳下步伐也更加的快了。
    但李林我和才爬上山坡,蓋著黑布的人像是炮彈一樣,嗖的一聲就飛了起來,橫移動七八米,擋在我們前面。
    能飛!
    我和李林都是一驚,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是人是尸還是鬼?梢侨嘶蚴鞘,他怎么可能會飛?
    心里震驚的同時,李林也沒有過多的猶豫,捏著鑿子一個前突,朝著他胸口戳去,我也第一時間彈出一道燈火朝他射去。
    那東西頭上蓋著黑布,可是一點都不瞎,包裹在黑色長袖里的手一抬,速度極快的在李林手腕上一掃,鑿子一下就撲空了。
    而我的燈火落到他身上,閃了一下,豆大的燈火一下就滅了。

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
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568彩票是正规的吗 基金配资地址 场外配资的监管 时时彩软件排行榜 体育彩票6十1开奖查询 上海11选5任五遗漏号 四川金7乐查询 基金配资比例 十一选五乐选玩法奖金对照表 股票指数指什么 美东2分彩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