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號:
密碼:
 

奇書網2

第3001章論男人的宮心計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  
    聽了沈南城的話后,厲溟墨深有同感的拍了拍沈南城的肩膀:“兄弟、看來你平時被欺負的,受委屈的不比我少啊!”

    沈南城:“……”

    深呼吸一口氣,沈南城也拍了拍厲溟墨的肩膀,他說:“兄弟、你說話能不能不要總是這么直接?”真的不要面子的嗎?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沒皮沒臉習慣了、已經不知道面子是什么東西了?”

    蕭北由衷的勸說沈南城:“如果你還想要點屬于男人的面子,那你就趁早離他遠一點吧!”

    沈南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個話題我們先暫時終結一下!鄙蚰铣歉信d的還是霽寒煜的殺手锏:“所以,霽寒煜到底有什么霽氏秘籍?”

    蕭北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的殺手锏你們沒有,所以別指望了,洗洗睡吧!”蕭北如是說。

    “沒有我也可以創造的嘛!”沈南城對自己的行動力很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蕭北仔細想了想、覺得也有道理,于是說道:“霽寒煜的兩個孩子就是他最大的殺手锏啊!我剛聽他給小北霆還有queen打電話了……所以你們懂得!

    沈南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殺手锏,他們現在還真的沒有。

    絕、了!

    試想一下,如果有人去對白皓雪獻殷勤……而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小北霆和queen跑著過去抱著白皓雪的大腿軟糯糯的奶聲奶氣的叫媽媽,那畫面……太特么刺、激、了。

    而那個獻殷勤的男人的臉色……一定比赤橙黃綠青藍紫的彩虹色還要精彩和繽紛的。

    求那個男人的心理面積?

    而且這樣的事情,以霽寒煜的手段,他是絕對、絕對、絕對、一百二十萬個絕對干的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還有呢!”

    蕭北似乎覺得沈南城和厲溟墨受到的打擊還不夠似得,于是繼續說道,不過他特地賣了一個關子。

    “還有???!!!還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還有???!!!還有什么?”

    厲溟墨和沈南城異口同聲的問道。

    孩子這個殺手锏簡直就是核一武一器的威力啊!

    這已經是秒殺一切的存在了,好嗎?

    居然還有……這特么也太不公平了吧!

    厲溟墨和沈南城羨慕嫉妒的心情溢于言表,憤憤不平的厲害。

    蕭北一副深藏功與名的模樣:“他還有胃病!

    沈南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蕭北繼續說:“我剛聽到他讓他的寶貝女兒給白皓雪打電話說_媽媽,你還不回來嗎?媽媽,今天爸爸好像胃又不舒服了,他都沒有吃東西!

    蕭北還學著queen說話的語調和小奶音。然后看到了沈南城和厲溟墨的臉上龜裂的表情。

    目的達到了,蕭北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云彩的走了。

    讓這群人天天在他面前秀恩愛,讓這群人天天給他喂狗糧。

    呵呵噠,既然如此……那就別怪他喂砒霜了呢!

    蕭北還沒有走多遠,突然被匆匆跑過來追他的沈南城和厲溟墨同時拽住了,而且這兩個大男人看他的表情都很那啥的猥瑣。

    蕭北:“你們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厲溟墨伸手摟住蕭北:“小北北,你不是最厲害的醫生嗎?那你一定可以有藥讓人暫時有胃病的跡象的吧!”

    蕭北:“……”???!!!

    “你特么確定沒病嗎?”

    蕭北伸手摸了摸厲溟墨的額頭:“沒發燒啊!哦……那一定是發瘋了!小墨墨,你別怕啊,我馬上給你聯系二醫院!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南城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厲兄,你也不要這么心急,或許霽寒煜的招兒沒用呢!”

    沈南城自我安慰道,其實他也覺得有用極了。

    神助攻寶寶加上苦肉計,女人不最吃這套了嗎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寶寶就是親生的。胃病也是真的,而且霽寒煜還是因為白皓雪而有的胃病,所以可想而知這殺手锏的殺傷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也是啊,或許沒用呢……”

    厲溟墨的話還沒有說完,就頓時瞪大眼睛安靜如雞了。

    沈南城同樣如此。

    因為,他們已經看到白皓雪開著快車回來了。

    車都還沒有停好,白皓雪就急急忙忙的下了車跑了過來。

    看到厲溟墨,沈南城一副臉色難看的模樣……尤其是看到蕭北也在這里。

    蕭北現在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小診所陪著林欣悅和小櫻桃的。

    現在卻突然出現在這里,可想而知霽寒煜現在的情況有多糟糕了……于是,白皓雪更著急和擔心了。

    白皓雪甚至話都沒有和厲溟墨,沈南城還有蕭北說,直接急匆匆的朝著里面的屋子里跑了去。

    “霽寒煜……霽寒煜……霽寒煜……”

    “聽聽這著急,充滿關心和充滿愛的聲音……看看這賽車手水平的車停的是多么的多么的沒有水平……再看看你們倆依舊還沒有回來,并且毫無蹤跡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蕭北來了一招兒絕殺:“南城兄,溟墨兄,你們現在還覺得霽寒煜的招兒沒用嗎?你們現在還要自欺欺人嗎?”

    沈南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現在好點兒了嗎?”

    客廳里,霽寒煜枕在白皓雪的大腿上,任由白皓雪給他輕輕的推揉肚子,一副嬌弱極了的模樣。

    看的白皓雪心疼極了……看的厲溟墨和沈南城卻在心里大聲咆哮臥槽,臥槽,還是臥槽。

    “嗯,好點兒了!膘V寒煜說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吃東西?不是交代過你必須準時吃東西的嗎?”

    “不想吃,你不在我沒有胃口吃!

    白皓雪本想說點什么的,可看到霽寒煜皺了皺眉頭,臉色也越來越痛苦的模樣兒,就頓時什么也不說了,只剩下了關心和心疼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錯,以后我會每餐都陪你一起吃的!

    今天確實在外面high的太久了,完全把霽寒煜給忽略了。

    “到時候你必須乖乖的吃啊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霽寒煜答應的也乖乖的,白皓雪還獎勵了他香吻一枚。

    沈南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、特、么、也、可、以?!

    這濃濃的心機男和綠茶男的既視感,白皓雪是瞎球了嗎?

    白皓雪不是很精明的嗎?為什么連這都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厲溟墨張口欲要拆穿霽寒煜的偽裝和謊言,白皓雪心疼的摸了摸霽寒煜的臉說:“你先在這兒躺會兒,我去給你熬點雞絲粥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霽寒煜依舊答應的乖巧又虛弱。

    “白皓雪,霽寒煜他……”

    厲溟墨正要說什么,霽寒煜涼涼的暼了厲溟墨一眼,隨即似漫不經心的說道:“聽說陸修御……”

    特么的,算你狠!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白皓雪回頭看著厲溟墨,這人說話怎么只說一半?

    “你要說什么?”

    厲溟墨:“我說,你也真是的,怎么能出去整整一天都不回來的呢?你知道你男人的狗德行的嘛、他一天見不到你就心煩意燥,寢食難安。

    看看,這胃病又犯了吧!受罪的是他,可心疼的是你啊!”

    這話在理兒,白皓雪也沒有反駁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不會有下次了!

    白皓雪十分好脾氣的應著,并且還做了保證。

    這下,厲溟墨和沈南城不僅僅只是羨慕嫉妒了。

    為什么?為什么?為什么?

    為什么同樣都是男人,差距怎么這么大呢!

    瞧瞧他們倆過的是什么曰子……霽寒煜過的又是什么曰子?

    “你們幫我照顧一下他啊、我熬點雞絲粥!

    說著,白皓雪就進了廚房忙碌去了。

    “霽寒煜,你不要臉,連兄弟你也威脅!眳栦橐а狼旋X的看著霽寒煜。

    陸修御那狗娘養的,都特么結婚了,還對他家一一賊心不死。

    霽寒煜幽幽的躺在沙發上:“既然你不仁那就別怪我不義嘍!”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哪兒不仁了?”

    “你想在我老婆面前告狀!膘V寒煜說:“試圖破壞我夫妻感情者_殺、無、赦!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特么是什么狗男人?

    這特么是什么狗兄弟?

    他要絕、交!

    沈南城不感興這對兄弟的相愛相殺,他跑到廚房門外去問蘇冷為什么還沒有回來?

    最近白皓雪要出嫁了,蘇冷都是住在雪域莊園的。

    “皓雪,冷冷呢?她怎么還沒有回來?”

    現在可是已經晚上十點了呢!

    “她和一一要去酒吧看跳舞,聽說今天晚上十點夜色酒吧有美男獻舞,我本來也要去的呢!”

    白皓雪的語氣之中還充滿了遺憾和惋惜,沈南城都顧不上吐槽了。

    心里只覺得一萬匹馬在狂奔。

    沈南城第一時間把消息告訴了厲溟墨。

    “靠……靠靠靠……靠靠靠靠……”

    厲溟墨更夸張,地板都快被他蹬爛了,心里只覺得曰了狗了。

    “這女人是要造反?居然敢去看美男跳舞!

    霽寒煜卻只覺得還好他老婆回來了。

    否則,他能把那什么夜色酒吧和美男踩碎了。

    “南城兄、你還能忍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能啊!”

    “那還等什么?走啊!”

    “走什么走啊!根本來不及了好嗎?這里到夜色酒吧起碼一個小時呢!等我們到了早跳完了!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”

    沈南城看了看手表:“現在距離十點鐘還有五分鐘!

    “所以呢?那就不去了嗎?”

    厲溟墨氣的頭發都快要豎起來了,像個行走的噴火龍似的。

    沈南城:“所以,我們必須得想辦法在這五分鐘里讓她們主動回來、就像白皓雪那樣!

    厲溟墨:“可……可……可我們沒有霽寒煜那樣的殺手锏啊!”

    “沒有不能編嗎?”沈南城說:“你打電話給你老婆說,你突然得胃病了!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才得胃病了呢!真當我家一一傻啊!”而且,他在席唯一哪里的信用值為零。

    可不再能為負了。

    “再說,你怎么不打?”厲溟墨瞪沈南城。

    “我這條件不成立啊!”沈南城說:“我每天的三餐規律的不行,而且還是我主動每天cue蘇冷記得按時用餐的,所以你覺得她會信嗎?”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說啊!”厲溟墨說:“男人的生活環境太過美好也不盡是好事兒吧!”

    沈南城:“……”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!

    霽寒煜只覺得沒眼看:“你們兩個是蠢貨嗎?除了胃病你們就找不到別的了?”

    “對啊!”

    “對喔!”

    霽寒煜:“……”果然是蠢貨。

    “溟墨兄,各自行動吧!”

    沈南城拿出自己的手機,第一時間給蘇冷打電話。

    電話一接通,沈南城就說:“冷冷,你在哪兒?我肚子疼!

    “我在酒吧啊!什么,你肚子疼?”蘇冷的聲音開始著急了。

    這時,席唯一也接到了厲溟墨的電話、厲溟墨表演的就更像了,他的聲音都帶著痛苦。

    “一一……一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酒吧有些吵鬧,席唯一還特地出去聽電話:“肚子疼?你是不是吃壞肚子了?趕緊叫蕭北啊!”

    “可我想你陪著我嘛~”

    蘇冷接完電話,隨即告訴席唯一:“一一,不能看跳舞了,我家孔雀肚子疼,我得回去了!

    “我也不能看了,我家那貨也肚子疼!

    “什么???!!!”

    “什么???!!!”

    蘇冷和席唯一都意識到了不對勁兒:“怎么這么巧都肚子疼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蘇冷立刻恍然大悟:“我明白了!

    席唯一點頭:“我也明白了!

    于是乎,就在沈南城和厲溟墨在對著霽寒煜炫耀,他們不是蠢貨,他們的老婆也不會看美男跳舞,他們的老婆也會馬上回來的時候。

    蘇冷和席唯一的短信同時發了過來。

    蘇冷:“肚子疼就吃藥啊,我幫你叫了蕭北了!

    席唯一:“我幫你叫蕭北了,他說他正好在雪域莊園,你稍等片刻,他馬上就到!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南城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這樣?”厲溟墨不可置信的看著那條手機短信:“我特么連個電話都不值得了嗎?一條短信就打發了我!

    沈南城同樣看著那條短信:“我不比你好,我得到的字甚至還沒有你多,所以我比你還、慘!”

    厲溟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

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
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568彩票是正规的吗 内蒙福彩快3app官方下载 配资股票 广东11选5公式 辽宁快乐12历史遗漏 辽宁35选7中奖规责 喜乐彩喜乐彩官网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黑龙江十一选五手机版 金牛通配资 乐十分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