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號:
密碼:
 

奇書網2

第2997章以前的霽寒煜是真的狗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  

最新網址:

    白皓雪夢醒之后、整個人都凌亂了,郁悶的不行。

    白皓雪煩躁的蹂躪了一把自己的頭發,隨即看向旁邊的霽寒煜。

    比起白皓雪的郁悶,霽寒煜顯然是做了一個美夢的……因為霽寒煜居然連睡著都還是笑著的。

    霽寒煜的嘴角微微上揚著,眉宇之間都是輕松、還有寵溺之意。

    白皓雪更郁悶了。

    做的夢太真實、太真實了……原來她以前真的是那樣的死皮不要臉的啊!

    怪不得師父每次說起的時候,總是特別、特別、特別的嫌棄她。

    楚君河的那種嫌棄,已經不是很鐵不成剛的那種嫌棄了。

    而是真的,打從心里,骨子里的嫌棄。

    白皓雪啊白皓雪,你也真的真的太沒皮沒臉了吧!

    郁悶又嫌棄的拍了拍自己的臉,白皓雪還是覺得以前的自己真的有點那啥那啥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古代耶,她居然還能那么那么那么的不矜持。

    不過最可惡,最讓人郁悶的是,霽寒煜還一副對她愛搭理不搭理的模樣。

    想起她被霽寒煜趕走,拒絕的次數……白皓雪飛快的數著手指、發現根本就數不清了。

    這個狗男人……白皓雪惡狠狠的看著霽寒煜,他以前居然是那么對她的?!

    他居然敢那么對她?!

    白皓雪越想越氣、越想越氣……要不是看霽寒煜睡的香甜,她不忍心打擾他,她一定伸手掐死他算了。

    太過分了,太過分了……霽寒煜這狗男人以前是真的狗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臉皮夠厚,她一定是拿不下這個狗男人的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……氣死我了!

    白皓雪翻身起床,然后去她的梳妝臺前。

    她打開梳妝臺的柜子,把那些信小心翼翼的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因為害怕霽寒煜偷看,她還特地用鑰匙鎖上了呢!

    打開第一封信,白皓雪就被自己惡心和酸到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她怎么可以那么肉麻又不知羞?

    

    臥槽,這特么是什么情詩?

    她這么不要臉的嗎?居然直接改別人寫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霽寒煜勉強可以說是窈窕君子,可是她是淑女嗎?

    她是嗎?是嗎?是嗎?

    當然不是!

    白皓雪,你的臉皮果然厚的無敵了啊!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靠!

    白皓雪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腦袋上……然后接著看,于是每看一封白皓雪就拍了自己一巴掌,而且還一次比一次拍的重。

    因為一封比一封不要臉和肉麻。

    白皓雪看的太過專心,都沒有發現霽寒煜醒了過來,而且還雙手環胸,就那么寵溺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白皓雪越來越用力的拍自己的腦袋,霽寒煜心疼了,這才出手又出聲。

    于是,在白皓雪又要一巴掌呼在自己腦袋上的時候,霽寒煜伸手截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霽寒煜:“老婆,你的腦袋再被你這么拍下去的話,你可是距離“聰明”就真的很有距離了喔!”

    白皓雪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要你管?”

    白皓雪此刻看到霽寒煜就難為情的很,尤其是還有這些“鐵證如山”的信。

    白皓雪一下子撲到梳妝臺上護著那些信,不讓霽寒煜有一絲一毫的看到機會。

    如果說,之前她還有讓霽寒煜看看這些信的想法,那么現在對不起嘍……她完全沒有這種想法了。

    就這些信,給霽寒煜看了那還得了?

    她不要面子的嗎?

    不對,這些信要是給霽寒煜看到了,那她還有什么面子?會連里子都沒有了的。

    越是這么想,白皓雪護的越謹慎,那看著霽寒煜的眼神……活脫脫的在防備一個小偷似得。

    霽寒煜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笑什么?笑什么笑?”

    白皓雪氣呼呼的瞪著霽寒煜,特別無情的說:“霽寒煜、這輩子我都不要給你看這些信,你就趕緊死了這條心吧!”

    白皓雪本來是在說氣話,而且她以為這樣說,霽寒煜會生氣,會失望,會不服氣。

    然而,霽寒煜依舊笑的。

    他人長的好看的不得了,平時不笑就夠勾人了,笑起來的時候活脫脫的男狐貍精兒。

    白皓雪差點就被蠱惑,然后繳械投降了。

    她當年就是對他一眼萬年的。

    主要是霽寒煜這張臉,想讓人不一見鐘情都難呢!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你笑我也不會給你看的!

    白皓雪表面是這樣對霽寒煜說,實際上是對自己說。

    心里不停的默念,堅持住,堅持住,堅持住……千萬不要被美男計給誘惑到。

    沒什么好看的,你每天都在看,已經形成免疫力了的。

    然而,口號喊的響……白皓雪心里還是有被誘惑到啊!

    最后,為了堅持住,白皓雪索性不看霽寒煜了,她整個人連人帶頭的都埋在梳妝臺上。

    霽寒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家老婆的臉色好精彩,不用想,霽寒煜都知道她一定又是在自己導演了一大出大戲了。

    “好!那我就不看了!

    霽寒煜伸手摸了摸白皓雪的腦袋、嘴角噙著笑意,好看的眸子里都是寵溺。

    “啥玩意兒?”

    白皓雪瞬間起來,她不可思議的看著霽寒煜。

    他居然說不看了……是誰覬覦了那些信一整天了的。

    就連睡覺前,白皓雪都還逮到了霽寒煜試圖偷偷撬開她的鎖呢!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早有防備,霽寒煜就真的得到哪些信了。

    怎么就睡了一覺而已,霽寒煜的態度能發生如此翻天覆地的三百六十度大轉變呢?

    “你一定是故意這么說的,目的是試圖讓我放松戒備之心!

    白皓雪的腦子里又開始寫劇本,排大戲了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看了!膘V寒煜一副我多善解人意的樣子:“既然老婆大人你不想讓我看、那我就不看!

    說著這話的時候,霽寒煜的眼睛還深情又討好的看著白皓雪呢!

    他那雙眼睛似乎在說,老婆,我這么聽你的話、你是不是應該獎勵我一下呢?

    “事出反常必有妖……”白皓雪依舊不信。

    “你離我遠一點、尤其是距離這些信遠一點!

    霽寒煜乖乖聽話,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白皓雪這才帶著防備和小心的把那些信又一一鎖進了柜子里。

    她把鑰匙緊緊的握在這里,再三確認,這才勉強放心一些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不用這么小心翼翼的防備我!膘V寒煜做發誓狀保證道:“我發誓,我絕對不偷偷看!

    反正他已經知道信的全部內容了,并且爛熟于心。

    所以,看不看,又有什么區別呢?

    “我不信你!卑尊┭┩贄壍:“你這個糟老頭子壞的很!

    霽寒煜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現在不想和你說話,也不想看到你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做了一個夢、在夢里你總是欺負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皓雪越說越氣,她大大的眼睛就那么瞪著霽寒煜:“我以前受了太多氣了,太委屈了,霽寒煜你就是一個狗男人!

    霽寒煜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了?”霽寒煜覺得自己才委屈呢!

    本來做了一個關于以前的夢,他開心極了……怎么他老婆也做夢了,而且還做了“噩夢”。

    不對,霽寒煜瞬間智商回歸了。

    他和她老婆應該做的是同樣的夢吧!

    所以,她才這么氣鼓鼓的。

    霽寒煜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還笑?不準笑!”

    她都快氣死了,他還笑她。

    不能忍!

    不能忍的結果就是小拳頭錘胸口。

    霽寒煜伸手握住白皓雪的手,緩緩的說道:“老婆,我覺得以前的你好像比現在還要可愛呢!”

    白皓雪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還敢嫌棄我不可愛了?”

    白皓雪舉起拳頭就要打人,突然反應過來了什么:“什么?你剛才說什么?你說我不如以前可愛,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很可愛的?”

    霽寒煜:“……”

    霽寒煜正想要說,突然門鈴聲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爸爸、媽媽、我可以進來嗎?”

    是小狼娃的聲音,白皓雪趕緊跑去開門讓小狼娃進來。

    “寶貝兒,怎么了?有什么事情嗎?”

    小狼娃的頭埋的低低的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媽媽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寶貝兒,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媽媽說,不要有顧忌。在爸爸、媽媽面前,你還有什么不能說的呢?”

    白皓雪揉了揉小狼娃毛絨絨的小腦袋。

    “媽媽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又頓了一下,小狼娃才說了出來:“音兒媽媽告訴我、她要帶爸爸走,她說她有把握可以救回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想和楚音兒一起走,對嗎?”

    霽寒煜把小狼娃難以說出口的話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小狼娃沒再說話,但顯然是默認了。

    至于白皓雪,心里瞬間不知道該怎么形容?

    她當然是不愿意小狼娃離開他們的,一來是舍不得。

    二來,她不認可。

    楚音兒救霍云盛定是極其兇險的,就像師父當初救她那樣,甚至更危險。

    小狼娃能去做什么呢?

    看著楚音兒痛苦的經歷嗎?

    小狼娃他還是一個孩子,白皓雪希望的是他每天和普通的孩子一樣正常的去學校學習、和小孩子們交朋友和玩耍。

    可白皓雪也知道……霍云盛和楚音兒才是小狼娃的親生父母。

    霍云盛現在相當于一個死人,楚音兒也是兇險不可預知……所以,小狼娃想陪著他們、守著他們……她有什么資格阻止呢?

    她又怎么能阻止呢?

    一時間……白皓雪陷入了兩難……久久都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“媽媽……”

    小狼娃的聲音低低的,他甚至不敢抬頭看白皓雪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這個決定,一定傷害了爸爸、媽媽,還有queen和小北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小狼娃低著頭、有眼淚從他的臉頰滑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眼淚,也不知道是灼疼了誰的心?

    整個房間都陷入了一種可怕的安靜之中……誰都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“我決定好了?”

    良久,霽寒煜開口打破了這沉寂。

    小狼娃不想再逃避,他抬頭看著白皓雪和霽寒煜,隨即重重的點頭:“嗯,我決定好了!

    白皓雪的眼淚也不知不覺的掉落了下來……

    小狼娃伸手替她擦眼淚,隨即猛撲進她的懷里緊緊的抱著她,不停的說著對不起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……媽媽……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白皓雪也緊緊的抱著小狼娃,許久之后她才說得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寶貝……不要說對不起……你并沒有錯!

    白皓雪伸手擦了擦眼淚,很是艱難的才說了出來:“媽媽答應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狼娃沒有再說話,只是在白皓雪的懷里哭的更兇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你也要答應媽媽一個條件才可以!

    “媽媽……你說……”

    小狼娃的眸子蓄滿了眼淚,聲音抽泣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要好好照顧自己,不管結果如何?不管要多久?都要回來……這兒是你的家、爸爸和媽媽會一直等你回來!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小狼娃不停的點頭,點頭,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似得掉落在地上,一滴接著一滴。

    “還有……”白皓雪聲音越發的哽咽了:“再過不久、爸爸媽媽的婚禮就要到了,那時候你必須回來喔!”

    “媽媽……我知道的……那一天我一定會回來的……一定會回來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那我們拉勾勾!”

    白皓雪伸出小拇指,小狼娃也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拉鉤上吊,一百年不許變……”

    “拉鉤上吊,一百年不許變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很幼稚,可笑的行為,此刻卻更添加了幾分悲涼和不舍。

    之后,白皓雪就再也沒有說話了,她就緊緊的抱著小狼娃不松手。

    其實她抱的很緊,小狼娃很是不舒服,可他還是任由白皓雪抱著,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適。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楚音兒走近了楚君河的房間,楚君河拿著一本書,靠在床上看著。

    一副看似很認真的樣子,可是只有楚君河自己知道,書上面的文字他一個也沒有看進去。

    楚音兒直接噗通一聲跪在了楚君河的床前,楚君河灣眸子頓時顫了顫……

    “你想好了?決定好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楚音兒說的堅決。


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
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568彩票是正规的吗 北京快三结果走势图 山西11选5任二遗漏数据 分分时时彩追号计划 宁夏11选5投注 融资股票能卖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1000期 天津市内期货配资公司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双码数是什么意思 必中波色单双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