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號:
密碼:
 

奇書網2

終章三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  
    南京的五月底,晚春時節,到處彌漫著清新的空氣,每家每戶的門上都插著各色各樣的彩旗,歡慶的氣氛還沒有散去,街上行走的市民們也是臉帶笑容,見了熟人,都是熱情洋溢地搶先打著招呼,整個城市都充滿著祥和歡快的氣氛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認知中,國家和民族的災難已經過去,從今以后,人們不用再提心吊膽,顛沛流離,大家都要過上平靜安詳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在南京市區的一條街道上,人來人往,一處店鋪的門口,兩個伙計正在爬上墻沿,七手八腳地吊裝一個木匾招牌,一位老者在下面高聲吆喝著,木匾被順利的掛在店鋪門楣之上,在老者的指揮下,伙計調來調去,終于擺放的端端正正,只見上面赫然寫著四個大字。

    “青石茶莊”!

    夏德言仰著頭看著這塊招牌,滿眼都是欣慰和歡喜,這里也是當年店鋪的舊址,只是荒廢了多年,如今修繕一新,重新開張,心中感慨莫名。

    他轉身看著四周的景物如舊,熙熙攘攘,歡聲笑語,笑呵呵的讓伙計去放鞭炮,慶祝店鋪重新開張,一陣鞭炮聲響后,他高聲招呼著客人,連聲相讓,一起走進了店鋪。

    在青石茶莊對面不遠處,一棟三層樓房的窗口,一個身穿長衫,帶著金邊眼鏡,學者打扮的老人,也正在向這邊觀瞧,看著夏德言進了店鋪,這才轉身,此人赫然正是方博逸!

    國民政府回遷南京,各政府部門,學校工廠也都一一返回,金陵大學也隨之搬遷回來,方博逸再次主持南京地下工作,這一次,是專門來和自己的情報員接頭的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門外響起了一緊一慢的敲門聲,接著一個身形高大的青年推門而進,與方博逸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“青山同志!”

    “時針同志!”

    兩個人上前一步,雙手緊緊相握!

    來人正是代號“時針”的苗勇義,他低聲說道“接到你的信號,我就趕緊過來了,怎么,有任務?”

    方博逸微微一笑,說道“不是安排任務,是給你送幫手來了!”

    “幫手!”

    “來,坐下來慢慢說!”方博逸來到客桌旁,拿起茶壺給苗勇義倒上一杯茶,遞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接著說道“先跟我說一說,這一次去上海的情況,寧志恒有什么動向嗎?”

    “好!”苗勇義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,潤潤嗓子,“這次去上海,主要是辦理貪污腐化的案子,一些特別部門的接收大員,跑到上海那個花花世界大撈特撈,結果搶到了志恒的頭上,于是他緊急趕往上海處理此事,三下五除二,把人殺了個干干凈凈,事情就解決了!”

    “嗯!這倒是他的風格!”方博逸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對于寧志恒,地下黨組織是有著足夠的了解,這個特務頭子一向以心狠手毒,冷酷無情著稱,無論走到哪里,都能掀起一片腥風血雨,與其師兄衛良弼,素有“閻王判官”之稱,是出了名,吃人不吐骨頭的大魔頭!

    “這次有些不一樣,那些接收大員們為了錢,竟然敢買兇殺人,接連發起了三次刺殺,可是都失敗了,最后當然是身死煙滅,全都交代了!

    后來南京這邊因為組建國防部的事情,催的厲害,他這才匆匆忙忙回到南京,現在他每天為了這些事情忙得腳不沾地!

    方博逸點了點頭,說道“這和我們掌握的情況差不多,這一次,偌大的軍統局被拆分的七零八落,據說保留編制的也就幾千人,軍事力量被剝離,救被改編成交通警察總隊,行政力量被內政部警察總署拿走。

    而最主要的情報部門,包括軍事情報、國際情報、電訊監察等力量全部交給了國防部二廳,這也是我們最關注的地方。

    據我們所知,素有‘諜王’之稱的寧志恒,作為情報界最大的情報頭子,手中掌控著一張面向全國,規模龐大的情報網絡,這一次組建情報二廳,他將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。

    這也正是我們為什么要把你從武漢調來的原因,因為你們的特殊關系,打入國防部二廳,潛伏在寧志恒的身邊,這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!

    “我一定完成這個重要任務!”苗勇義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方博逸接著問道“具體的分配情況下來了嗎?”

    “下來了,黃賢正擔任國防部二廳的副廳長,志恒擔任二廳三處的處長,衛良弼擔任二廳四處的處長……”

    苗勇義把已經探明的情況,向方博逸一一做了詳盡的匯報并解釋清楚,最后說道“這些單位里,最重要的就是三處和四處,三處就是主抓國內情報的部門,目前國黨和我們之間的戰略情報,就是三處負責,可以說,三處是國防部二廳的第一處室,人員和資源都是最多的,最少能占到四成,而據我觀察,志恒手中一定還有大量的隱藏力量,這些力量埋藏的很深,具體的情況,只有他一個人掌握!

    “你說的很對,正因寧志恒的地位特殊而重要,所以上級指示,你的保密級別調至最高檔,你和你的‘時針’小組直接接受我的領導,不與其他任何部門產生交集,以保證潛伏工作的安全進行!”

    “時針小組?”苗勇義不由得撓了撓頭皮,有些莫名其妙,自己從來都是單獨潛伏,什么時候出來一個時針小組?

    方博逸不再多說,從懷里取出一個信封,推到苗勇義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打開看看!”

    苗勇義趕緊取過信封,撕開封口,取出里面的一份材料,翻看之下頓時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方博逸接著介紹道“這三個同志,都是我們千方百計才打入國防部二廳的潛伏者,其中兩個,是寧志恒當年在淞滬會戰之時,收納的學生兵,和寧志恒有些香火情,你要通過這個關系,想辦法在中間做些工作,把他們調到第三處去,最好不要放在你的手下,安排到別的部門去!

    “明白!可是這最后一個!”苗勇義指著材料上的照片,忍不住有些驚詫莫名,“寧志明?這可是志恒的三弟,他怎么會成為我們的人?這可是真想不到!”

    “這有什么想不到的?”方博逸手扶著茶蓋閉著茶葉,輕輕抿了一口茶水,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寧志明是他親自發展的地下黨員,本來早就想安排他打入到寧志恒的身邊,可是一直都沒有如愿,這一次,借著國防部改組的機會,終于達成目的,這也是他最看中的潛伏者。

    “這三個人都會編入你的小組,這里面有聯絡和指揮他們的方式,他們不知道你的身份,不到萬不得已,不要直接接觸,還有,寧志明的情況非常特殊,你要著重保證他的安全,暗中給他方便,相信以后,一定會發揮重大作用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一定保護好他!”苗勇義鄭重其事的說道。

    時間進入到六月份,國防部的組建工作全部完成,新的國防部就建立在原先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的舊址上,這也是寧志恒學習和生活的母校。

    一行人來到大門口,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切,都是感慨萬千。

    寧志恒上前手扶著大門,輕輕的拍了拍,忍不住輕聲道“怒潮澎湃,旌旗飛舞,我們又回到這里了!”

    衛良弼也滿是欣慰的笑容,贊許的說道“我們當初從這里走出去,投身從戎,今日回到這里,再建黃埔精神,諸君當與之共勉!”

    身后的霍越澤和苗勇義等人也都是這所學校的畢業生,心情激動之下,忍不住激昂慷慨,抒發著自己的情緒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要再發感慨了,以后大家都要在這里工作,時間有的是,走,我們去看看辦公的地方!

    在寧志恒帶領下,眾人一路說說笑笑,走進了大門。

    一處寬敞明亮的會議廳里,寧志恒坐在首位上,環顧身邊的戰友和部屬,看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孔,心中無限感慨。

    霍越澤,孫家成,聶天明,苗勇義,趙江,左強,左剛,季宏義,何思明,駱興朝,鄧志宏,康學致…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齊聚一堂,一個個都將目光看向寧志恒。

    顧盼之間,寧志恒也是心神激蕩,感懷莫名,這些袍澤兄弟跟隨他出生入死,總算是熬過了這場艱苦卓絕的戰爭,盼到了勝利這一天,也不知道在今后的歲月里,還能不能有機會像今天這樣聚首在一起,一時不由得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在會議上,寧志恒布置安排了所有人的職務和工作,又溫言鼓勵大家一番,不多時,宣布散會,各自去接手工作。

    寧志恒來到自己新的辦公室,左柔已經在把這里打理的條理清楚,將需要處理的文件擺放在他的桌案上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敲門聲響起。

    “進來!”

    來人推門而進,正是一身上校軍裝的何思明。

    寧志恒笑著打趣道“你不去熟悉工作,跑到我這里干什么?怎么,嫌我給的官低了?”

    左柔聞言也是笑了起來,她知道何思明是寧志恒最看中的愛將,情誼不同其他人,否則,以寧志恒的刻板,是不會開這種玩笑的。

    “你們談!”左柔微笑著向何思明點頭示意,轉身退了出去,

    “說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何思明也是尷尬的一笑,走近前來,有些猶豫的說道“還真是因為職務的原因,處座,我…我不想在總部任職!”

    寧志恒一愣,抬頭看著何思明,奇怪的問道“不在南京?你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臺灣!我想回臺灣!”何思明鄭重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考慮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考慮清楚了!”

    寧志恒在屋子里走了幾個來回,不禁有些為難,這要是換成別人,早就被他一頓訓斥,罵出去了。

    可何思明是他最信任的愛將,他不能不顧及其感受,在潛伏的這些年里,何思明一直是他最得力的助手,幾乎每一次重大行動,都有何思明的參與,寧志恒能夠有今天的地位和成績,何思明的功不可沒,堪稱卓著。

    后來寧志恒在處境艱難之時,也預感到危險的臨近,正好何思明的老師秋田彰仁在廈門遇刺身亡,于是他決心讓何思明先行撤離,在運作之下,何思明調離上海特高課,前往廈門接替老師的職務,擔任廈門特高課課長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如此,在寧志恒暴露之后,何思明沒有受到他的牽連,再一次堪堪躲過接下來的內部調查,不得不說,何思明在運氣上,從來都是憑實力的,無人能比。

    后來何思明在廈門特高課課長這個位置上,全方位的配合上海情報科的工作,讓上海情報科的勢力迅速擴展至華南地區,并將日本軍方的重要情報源源不斷地輸送給上海情報科,導致日本軍隊在華南地區的軍事情報,幾乎都是透明的,毫無機密可言,可以說在戰爭后期,何思明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,并以此連連晉級,躋身軍統局里,不多的上校軍官之列,寧志恒對他更是極為倚重,所以在從內心來講,他是真舍不得何思明離去。

    過了好半天,寧志恒沉吟了片刻,覺得還是要挽留一下,于是說道“你這次的功勞可不小,我已經為你敘了首功,這樣你的記錄不成問題,下一次的晉升,你排在第一位,很有機會再進一步,可你一旦離開總部,就不好回來了,而且現在臺灣也沒有什么好職位!

    盡管寧志恒再三挽留,可何思明卻是不為所動,他無奈的說道“處座,這些年我為國效力,是為了抵抗日寇,保家衛國,我自然責無旁貸,可是現在抗戰勝利了,我原以為國家也太平了,大家都可以過上好日子,可是這幾個月來都發生了什么?兩黨談判破裂,國黨秣兵厲馬,這內戰一觸即發,我再留下來,可就要和同胞刀兵相見了!”

    何思明的話,讓寧志恒一驚,他這才知道何思明想要回臺灣的真實想法。

    “您是知道我的,我沒有政治信仰,我不知道三民主義和的區別,我只知道,大家都是中國人,不能前腳打完日本人,后腳就自相殘殺,我雖然無力改變,但總能潔身自好,約束自己不參與其中,所以…處座,請您同意我的要求,讓我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這是你的真實想法?”寧志恒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何思明點了點頭,沒有再說話。

    寧志恒來到窗前,看著窗外,過了好半天,才輕嘆一聲。

    此時,他不由得深深羨慕何思明的豁達和灑脫,更欣賞他恪守內心的堅持,也許自己應該放他離開,接下來即將發生的戰爭和他無關!

    寧志恒想到這里,揮了揮手,說道“好吧,你回去等我的安排!”

    “多謝處座成全!”何思明眼睛一亮,挺身立正,向寧志恒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,轉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著何思明的背影離去,寧志恒不禁思潮起伏,良久之后,他來到書桌前,輕輕鋪開紙張,取過狼毫,蘸足靛墨,抬手落定

    諜報狼煙始未絕,

    影寂孤峰倦輕舟。

    風起江山征萬里,

    云開穹明復神州。

    

    。

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
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568彩票是正规的吗 理财平台排行榜前40名 山东快乐扑克在线开奖 紫金矿业股票分析 查询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杀一码公式 广东11选五28期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测试 什么是上证指数 股票每日推荐网 江苏11选5怎么买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