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號:
密碼:
 

奇書網2

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開始行動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  

最新網址:

    不多時,所有與會人員按時赴宴,寧志恒環顧四周,暗自打量了一下,此次赴宴的人員陣容強大,幾乎囊括此時在南京的日偽所有軍政要員。

    日本方面,華中派遣軍除了駐守在武漢的幾位高級將領,幾乎全部到場。

    南京偽政府方面,除了王填海因為身體原因沒有到場,其他幾位院長更是悉數出席,至于那些所謂的部長,什么內政部,外交部,財政部,綏靖部,交通部,教育部………,一大堆更是數不勝數,整個宴會大廳都是座無虛席。

    宴會七點開始,總領事崛公一淳作為主持人,首先上臺致歡迎詞,對清水一行人的蒞臨視察表示歡迎,然后邀請清水英壽上臺演講,接下來又有幾位軍政首腦紛紛上臺講話,臺下的眾人自然不敢怠慢,紛紛捧場,均是掌聲熱烈,歡聲雷動。

    這套程序花費了不少的時間,好半天才走完過場,宴會正式開始,崛公一淳招呼大家舉杯為慶,隨后便觥籌交錯,杯盤聲響,玉食滿臺,美酒方酣。

    而此時,在領事館的廚房間里,詹元良正在緊張忙碌的工作著,一切正如他所料想的一樣,因為這一次的宴會,廚房的工作量非常大,廚師嚴重不足,而在以前,詹元良就是領事館的廚師,只是后來得到日本人的信任,又因為有文化,才被調去當文員,現在詹元良主動提出在廚房幫忙,領事館方面自然是滿口答應。

    好在宴會開始不久,所有的菜肴全部烹制完成,都被侍應生端上了餐桌,緊張的工作之后,廚房里的人都是歇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詹元良把手頭的工作完成,也是精神一松,摘掉廚師帽和廚師裙,來到廚房門外,找了地方歇息,抽出香煙點了一根,叼在嘴里,邊抽邊暗自觀察周圍的動靜。

    此次宴會的保安工作非常嚴密,所有參與的工作人員,進入都必須要嚴格檢查,可是因為詹元良是領事館的老員工,所以根本沒有搜查,就輕松將氯化鉀毒藥帶了進來。

    可是他在準備投毒的時候,出現了一些問題,原來他是想在菜肴里下毒,可是考慮再三,覺得這樣的效果并不好,因為很多人的飲食習慣不同,喜歡品嘗的口味也不同,這樣一來,菜肴入口的時間也會不同,甚至有些人對某些菜肴會一口不動,一旦有人出現中毒癥狀,就會驚動其他人,所以毒殺的人員不會太多。

    更何況他并不知道那些日本要員的喜好,因為時間緊張,他也來不及打聽。

    最后他決定在酒水上下毒,因為酒水是所有人都要飲用的,而且在酒席上有同時敬酒飲酒的習慣,喝酒的時間較為一致,這樣可以保證大多數人都會同時中毒。

    可是放置酒水的地方并不在廚房,詹元良只能慢慢的尋找機會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宴會已經開始半個小時,隨著菜肴酒水下肚,宴會大廳的氣氛慢慢熱烈起來,領事館還特意安排了歌舞助興,笙歌鼎沸,各種聲音嘈雜在一起,顯得很是熱鬧。

    詹元良看了看時間,知道火候差不多了,看著周圍沒有人注意他,手中的煙頭扔在地上,用腳輕輕踩滅,輕舒了一口氣,鎮定了一下心神,這才起身,來到廚房不遠處的儲藏室門口。

    這里是領事館儲藏酒水的地方,平時都是上著鎖,今天因為宴會需要酒水太多,所以才打開,方便侍者隨時取用,供應宴會所用。

    詹元良左右看了看,確定周圍無人,趕緊往前一步推開儲藏室的門,閃身進入,隨手把門關緊。

    這個儲藏室空間并不大,放滿了各種酒水的酒壇和酒瓶,最多的自然就是日本人最常飲用的清酒。

    還有少部分是黃酒,因為要招待很多中國賓客,而這個時候中國人的酒席上,黃酒是最高檔的酒種。

    詹元良快步來到擺放在最外面的一處酒架上面,拿起一瓶清酒,這是一種最貴重的清酒品牌,他手腳麻利的打開瓶塞,又從懷里取出裝有氰化鉀的小瓶子。

    他打開小瓶子,將一部分毒藥倒入了這瓶清酒里,晃動了一下,正要將清酒瓶塞復原,可是一股苦杏仁的味道撲鼻而來,他只覺得頭腦一暈,差一點坐到在地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這個時候他才回想起來,氰化鉀受潮遇水,會有揮發性很強的苦杏仁味道,他以前沒有打入日本領事館之前,也曾執行過一次下毒的任務,使用的也是氰化鉀毒藥,可那一次是下在白酒里面的,因為劑量很少,而且白酒的酒精度很高,味道濃烈,掩蓋住了苦杏仁的味道,所以并沒有引起目標的注意,成功的完成了任務。

    但是日本清酒的酒精含量非常低,味道清淡如水,這苦杏仁的味道一下子就壓不住了,如果這種酒上了席,熟悉清酒味道的日本人馬上就會覺出不對。

    太大意了!這讓詹元良頓時反應了過來,心中暗自懊悔,到底是這么多年沒有執行過這樣的任務,很多技巧都生疏了,在細節上還是出了問題。

    不過他腦筋一轉,當即又打開了另外幾瓶清酒,很快將這瓶清酒和其它幾瓶混合起來,再聞了聞清酒的味道,味道幾乎聞不到了,應該可以蒙混過去,可是這樣,氰化鉀的濃度就降了下來,毒性也大減,不過時間緊張,他也顧不得這么多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些氰化鉀,他可不敢再下在清酒里面了,而是選了擺放最近的一壇黃酒,把毒藥都倒了進去,黃酒的味道醇厚,又是一整壇黃酒,這些氰化鉀倒進去,聞不出苦杏仁的味道。

    就在他手忙腳亂,處理痕跡的時候,從外面卻傳來了一陣腳步之聲。

    有人來了!詹元良頓時一驚,額頭滲出一層冷汗,因為這個時候他已經來不及脫身了,他為了混合幾瓶清酒,期間耽誤了不短的時間,結果被人堵在儲藏室。

    緊急之下,他趕緊把紙包收好,盡快將所有的物品復原,就在他剛剛把清酒酒瓶放上酒架的時候,儲藏室的房門,從外面被人一把推開,兩名侍應生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詹君,你在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名日本侍應生看著詹元良竟然在儲藏室里,不禁有些奇怪的問道。

    今天宴會的侍應生都是日本領事館的服務人員,因為人手不夠用,還調用了一些使館的職員,全部都是日本人,他們和詹元良也是相熟的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詹元良手里還拿著那瓶清酒,還沒有來得及放回原位,聽到侍應生詢問,靈機一動,轉身回答道:“哦!剛才內田領事交代我,說是宴會廳里人手緊張,讓我完成廚房的工作,也去宴會廳幫忙,我看著宴會廳的酒水喝的差不多了,就準備拿一些酒水送過去!

    說完,他還沖著侍應生,晃了晃手中的酒瓶,裝模作樣的將另外一瓶清酒也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領事館除了崛公一淳之外,還有兩名副領事,而其中名叫做內田的副領事,正是主管宴會籌辦的負責人。

    聽到詹元良這么說,這名侍應生不疑有他,因為他們也是因為酒水不足,前來儲藏室取酒的。

    另外一名侍應生笑道:“那就麻煩詹君了,今天赴宴的人太多,我們正愁忙不過來呢,”

    “哪里,不客氣,來,小山君,我來給你們拿!”

    詹元良說完,就將手中的酒瓶遞給侍應生小山,又轉身拿起剛才動過手腳的兩瓶清酒。

    另外一個侍應生看著他們已經拿了清酒,左右看了看,就將一旁靠得最近的一壇黃酒抱了起來,宴會廳里也有很多中國人,這些人一般都喝黃酒,所以消耗也很快,需要補充一些。

    詹元良看著這名侍應生抱起來的酒壇,正是自己剛才下過毒藥的黃酒壇,心中暗自高興,沒有想到事情這么順利。

    “走,我們趕緊送過去,客人們都等急了!”

    三個人拿著酒水,結伴向宴會廳走去,穿過一個走廊,來到宴會大廳里。


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
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568彩票是正规的吗 股票融资怎么开怎么用 江西十一选五任一计划 黑龙江6+1开奖结果2019.8.16 山西快乐十分一定牛走势图 广西11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什么叫股票指数 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近几年上证指数最低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