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號:
密碼:
 

奇書網2

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啟程回滬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  
把這件事情交代完畢,李志群這才想起駱興朝的來意,問道:“興朝,你來有什么事情嗎?”

    駱興朝問道:“我聽說有很多金融界的人士,要來具名保釋那些銀行人員,主任沒有見他們?”

    李志群一聽駱興朝是為此事而來,打趣說道:“怎么,有人把門路走到你那里了?收了多少好處?”

    言語之間顯然是調侃居多,七十六號的人,先抓人勒索,再收錢撈人,那是尋常事,這也是這些高層干部們的一項重要的財源,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,李志群也從來沒有為這種事情苛責過部下。

    不過這次的情況當然不一樣,李志群是要拿這些銀行職員當人質,逼迫重慶方面就范,其中所圖甚大,根本不會為了幾個錢就放人。

    駱興朝搖頭笑道:“他們來求我,還不如求吳大隊長,主任,我是這么考慮的,我們的立泰銀行剛剛建立,一切還都在起步階段,以后肯定要和他們打交道,所以這些金融界的人士還是要給幾分面子的,拒之門外顯得太生硬了,哪怕是不答應他們的要求,見一見總是要的!

    駱興朝的話讓李志群立時反應了過來,自己現在也算是金融界的一員了,這身份一時轉換不過來,考慮事情有些欠妥了。

    以后自己的銀行和其他銀行之間的通匯啊,兌換之類的業務肯定都免不了,總不能次次都帶著槍去談生意吧!自己做的確實有些過了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拍了拍腦門,有些自嘲的笑道:“你不說,都差一點忘了,我李某人也算是半個銀行家了,這銀行公會也有我的一份,哈哈,好,就見一見!”

    駱興朝看目的達到,心中稍安,他也就是能夠點一點李志群,至于這些銀行家們能不能說動李志群放人,就是他們自己的事了,自己能幫的也就這些了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李志群又對吳世財吩咐道:“好了,這里沒你的事了,你現在也不能松勁,要繼續加緊對他們的行動,中央銀行在新閘路的那家辦事處,我看著就礙眼,你盡快動手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吳世財立正領命,轉頭又向駱興朝點頭示意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志群待吳世財離開,這才對駱興朝問道:“興朝,我問一下,你這段時間有沒有去拜見藤原會長?”

    駱興朝一愣,疑惑的說道:“這倒沒有,您知道的,我到底還是影佐機關的人,和藤原會長先生走的太近,怕有些妨礙!”

    “你,唉!多慮了!”李志群不禁有些懊惱,他用手點了點駱興朝,“興朝,你平時精明過人,怎么這點事情想不通?影佐機關遠在南京,影佐將軍和晴慶大佐哪里事事顧得上我們?留下你我在上海,不還是要看藤原會長的臉色行事,他能看重你,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,你啊,有時候太過謹慎,考慮的太多了!”

    李志群被上一次的事情給嚇的不輕,藤原會社出動憲兵殺人劫貨,最后影佐將軍還要專程來上海,向藤原智仁做出解釋,走私生意被迫退出上海,遷往杭州,這才算把事了結,此事之后,對于藤原智仁的強勢,他當然更是深有體會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在上海,還是藤原智仁說了算,就是他身后的影佐裕樹也幫不上什么忙,為此他挖空心思的想討好藤原智仁,可是苦于沒有門路,就想著通過駱興朝來巴結逢迎,可是駱興朝卻是謹小慎微,平白放過這個機會,真是讓他惋惜不已。

    駱興朝聞言,只好點頭說道:“主任說的是,確實是我多慮了,找個時間我會去拜見藤原先生!

    “這就對了,還有,我聽說藤原會長最喜歡中國的古董字畫,我已經為你準備了幾件珍品,都是我特意讓人從南京搞到的好東西,你去的時候帶上,順便為我向藤原會長問好!”

    看到李志群攀附的心思熱切,早就提前做好了功課,駱興朝只好點頭答應,處座雖然不讓自己頻繁見面,但是拿著禮物上門巴結,別人也看不出什么,刻意的回避疏遠,反而讓旁人看著生疑。

    李志群又接著囑咐道:“我們現在樹敵太多,對手可不止周福山一派,最要緊的還是聞浩,他不就是攀上了藤原會長,才有底氣和我分庭抗禮,覬覦我的位子?我們就算是巴結不上藤原會長,最起碼也不要讓他針對我們,這件事你要多上心,不要疏忽大意!”

    當天晚上,遠在千里之外的香港,岳公館的書房里,岳生和自己的兩名心腹,萬木林和司光遠,相對而坐。

    岳生剛剛接到了重慶軍統局總部的急電,讓他盡快派人前往上海,試圖接觸李志群,從中講和,促成和解事宜。

    這讓岳生實在有些為難,他雖然在上海還有些老關系,可是和日本人以及南京政府,卻是沒有半點交集,尤其是七十六號特工總部的李志群,雙方不但沒有交情,甚至還有頗深的仇怨。

    上一次萬木林回上海,被李志群抓捕,自己找了多少關系,花了多少錢財,可是李志群也沒有放人,最后還把萬木林交到了影佐機關手里,差一點連命都丟在里面,送回香港的時候,萬木林幾乎就剩下半條命了,修養了許久才恢復過來,為此岳生對李志群記恨尤深。

    好在局座在電文上也交代的非常清楚,連具體人選都指定了,于是他趕緊把自己的兩名心腹都叫了過來,此時他先對司光遠問道:“這幾個月來,上海那邊鬧的兇險,這事情你了解吧?”

    自從萬木林在上海被捕后,為了以防萬一,岳生就不再安排萬木林回上海打理自己的產業,都讓司光遠去處理,這幾個月里,司光遠也兩次回到上海,所以岳生要問清楚事情的發展情況。

    司光遠聞言點了點頭,說道:“確實是非常亂,還不是中儲銀行建立,南京政府急于推行中儲幣的事情,重慶方面不肯讓步,結果七十六號和重慶特工打得頭破血流,死傷無數,現在金融界人人自危,連家門都不敢出!

    接著,他把了解到的一些情況,都向岳生做了詳細的敘述。

    岳生嘆了口氣,無奈的說道:“唉,現在事情攤到我這里了,李志群抓了中央銀行兩百名職員當人質,迫使重慶方面讓步,軍統方面要求我們出面,促成雙方和解,可是我連上海都不敢回去,又怎能促成此事?”

    岳生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,絕不敢親身冒險,他很清楚,只要他的腳一踏上上海的土地,日本人一定會扣押他,強迫自己為他們所用,以后再也別想著脫身了。

    “不過,這一次軍統方面交代的仔細,讓你們兩個人馬上趕往上海,處理此事!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看向了萬木林:“木林,這次又要你辛苦一趟了!

    萬木林卻是毫無畏懼,沒有半點退縮的意思,當即點頭領命道:“岳生哥,你放心,我一定辦好這件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岳生想了想,接著囑咐道:“不過你放心,你這次回上海,不用和日本人打交道,你的任務就是和軍統上海站站長陳鴻池接頭,負責和軍統上海站聯絡事宜,這樣在安全上不會有問題!

    岳生又看向司光遠,說道:“這次任務的重點,就是和李志群達成和解,說服他同意;,這也是最難的一點,你上一次營救木林的時候,是走通了那位日本權貴藤原智仁的門路,這一次也照方抓藥,讓他出面說服李志群,你覺得行的通嗎?”

    司光遠思慮了片刻,點頭說道:“這確實是個好辦法,藤原智仁在日本階層中,地位舉足輕重,當初我親眼看他給影佐裕樹打電話,只是輕飄飄的一句話,影佐裕樹就乖乖的放了木林哥,權勢滔天可見一斑,如果他能夠開口,李志群不敢不聽,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過什么?”岳生趕緊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藤原智仁的胃口大得很,上一次為了見到他,我花了重金請蘇越當介紹人,還送了古玩字畫,以及法租界里地段最好的兩處產業,這才請藤原智仁開了口,這還只是營救木林哥一個人,可是這一次,不僅要讓李志群停手,還要救出那兩百名銀行職員,這筆錢絕不是小數目,我估計我們在上海的產業都要交出去,這損失可就太大了!”

    司光遠的話,讓岳生不禁一怔,他才發現自己有些疏忽了,在他看來,萬木林的一條命比那兩百名銀行員工的性命要貴重的多,可是在藤原智仁這樣的日本權貴眼中,萬木村和那些銀行職員都沒有什么差別,救一個人跟救兩百個人,價格肯定不一樣,以藤原智仁的胃口,這需要花費多少錢?

    自己離開上海之后,手頭上自然沒有以前那么寬裕,現在這么大的損失自己可是承擔不起,必須要和軍統方面講清楚。

    岳生思慮再三,最后一咬牙,說道:“這花費我們先墊付了,這一次把上海的所有產業都給他,也要辦成此事,反正早晚也是要出手的!

    岳生留在上海的產業有不少,可是看著眼下的局勢,以后能不能回到上?删碗y說了,而且日本人收回租界一事,幾乎已成定局,到那個時候,自己名下這些產業也難以保全,還不如干脆借此機會脫手,到時候向軍統拿錢就是了。

    三個人仔細商量了許久,討論了一些細節,第二天,萬木林和司光遠就啟程趕往上海。

    :。:

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
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568彩票是正规的吗 体彩11选5技巧规律 安徽11选5投注奖金 2020送彩金的棋牌游戏 中原风采22选5走势图 上证指数分析周期为4月 pk10计划免费手机软件 急速赛车小游戏 北京快3下载app下载 广西快三开奖走势图 娱乐场名称